百年泸定桥迎大修 甘孜藏区旅游业飞速发展

0 Comments

百年泸定桥迎大修 甘孜藏区旅游业飞速发展
(新春见识)百年泸定桥迎大修 甘孜藏区旅行业飞速发展  中新社甘孜1月18日电 题:百年泸定桥迎大修 甘孜藏区旅行业飞速发展  作者 王鹏  冬日的大渡河没有了丰水期的汹涌,犹如一条玉带向下流慢慢淌去。两岸嶙峋的巨石如同被刀劈斧凿。北风中,已横跨河面300多年的泸定桥轻轻摇晃着,一群工人正在桥面上装钉木板。接近鼠年新年,这座因赤军“飞夺泸定桥”举世闻名的铁索桥正迎来大修。材料图:泸定桥。中新社发 刘忠俊 摄  修建于清朝康熙年间的泸定桥,曾是横跨大渡河的第一座桥梁,全长103.67米,宽3米,由13根铁索链构成。西桥亭上,刻有康熙皇帝手书的“泸定桥”御碑巍峨屹立,横批“一统山河”,记录着汉藏互通的悠长前史。  “前史上,泸定桥是衔接汉藏交通的枢纽,也是当地人往复大渡河两岸的必经之路。”泸定县文物管理局工作人员叶丹告知记者,上世纪以来,泸定桥“三年一小修,五年一大修”,此次主要是两岸桥亭古建筑以及铁索整修加固。1月16日,铁索桥上老工人王齐学正在查看刚装置的桥板。中新社记者 刘忠俊 摄  站在桥上,北风吹得皮肤生疼。记者注意到,从前只由13条铁索构成的泸定桥,现在底部多了几条手腕粗的钢绳。  现已参加了26年泸定桥修理的老工人王齐学解说,为削减桥体铁索压力,当地于上世纪80时代和90时代分两次在桥底铺设了9条钢绳。“现在主要靠钢绳承重,铁索不承重。”  在王齐学的记忆里,泸定桥经历过屡次大修。损坏最严峻的一次在2000年左右,一根铁索开裂并落入大渡河。“一根铁索重两三吨,几十个人才拖上岸。”  泸定桥13条铁索共由12164个铁环构成,但细心看去,有长有短,有胖有瘦。叶丹说,现在铁索上有20%的铁环为近代替换,80%的铁环仍为“清朝原装”。  从幼年时由大人抱着过桥,到年少时每天过桥络绎大渡河两岸,再到现在大半辈子修理泸定桥,王齐学见证着泸定桥的改变,“人越来越多了,桥也在修理中越来越巩固。”  “咱们既要确保文物的原貌,又要确保旅行招待的安全性。”叶丹说,近年来,跟着当地交通条件的改进,泸定桥的游客越来越多,一起受几回地震影响和终年河水冲刷,泸定桥全体遭到不同程度损坏。“为了防止大型机械设备对桥的损毁,咱们全赖人工来保护。”  泸定是出川进藏必经之地,泸定桥大修,折射的是甘孜藏区旅行业的飞速发展。数据显现,2019年泸定县共招待游客271.09万人次,同比增加29.9%。一起,整个甘孜藏区2019年招待游客3300余万人次、增加47.98%,归纳收入363亿元人民币、增加62.16%。  “游客最多时,每天上桥一万多人,他们都喜爱摸铁索,摸得光秃秃的,不必咱们做防锈了!”站在桥头,抚摸着自己保护了几十年的铁索,王齐学哈哈大笑起来。他说,这次大修为期80多天,现在正从头铺设桥板。  尽管泸定桥已因修理关闭,但两边河岸上,仍是有不少游客远远地摄影纪念。“我特别想上桥感受一下‘大渡桥横铁索寒’,成果赶上五年一遇的大修,你说是走运仍是不走运?”来自重庆的游客王靖说。  黄昏时分,阳光从泸定桥上消失,寒意更浓。13条铁索仍然横亘河谷。几百年间,泸定桥见证过大渡河畔的日升月落,聆听过革新时代的隆隆烽火,现在它正“面目一新”,预备迎候21世纪20时代的第一个新年,并持续见证甘孜藏区的一日千里。(完) 【修改:田博川】